梦回60年代:摇滚革命的原乡
时间:2018-01-08  浏览:

   一切摇滚乐的华丽与苍凉似乎都这里开始,五0年代刚诞生的摇滚乐在这个年代开始绽放全部的光与热,无数的摇滚英雄和永恒神话镌刻这里。

     这是一段几乎让人不敢相信的真实历史:披头士创造无人超越的披头狂热,鲍伦.迪伦在20多岁就以清秀忧郁的脸孔以及睿智的诗歌成为时代代言人,种种传奇竟然出现在同一个时代。校园言论自由、性解放、黑人民权运动、这些激越的场景,都少不了吉他伴奏的声响!,1962年,迪伦以《随风而逝》(blowing in the wind)写出年轻人面临巨大社会变动的重重困难,用战争主人激烈批判军火复合体。 

 

   从音乐发展历史看,当时诞生不久的摇滚音乐就是历史上第一种针对年轻人生命处境而创造的音乐。试图表达或者挑逗他们的欲望与不满,也是从摇滚音乐的诞生开始,青年市场开始被重视,青年文化成为重要的营销概念,这个商业化的过程吊诡地使青年一代开始浮现特定的时代意识,即“我们不同于成年人世界”的价值观,进一步酝酿了六0年代的青年亚文化运动。

 

   更为重要的是,六0年代这样反叛与激情的剧烈年代,提供丰沃的实验场域,

 

让音乐成为个人参与时代变迁的触媒。

 

当时的青年,深切地相信摇滚乐这种艺术形式最新体现他们的价值月文化:不论对权威的反叛、对另类生活的方式的追求,还是对不正义的愤怒。正如学者理查德在其经典作品《青年与社会的变迁》中指出的是:这些作品展现出启示录般愿景,对工业社会和现代科技的强烈反感,对官方权威和传统道德的深厚敌意,以及各种非西方的心灵与宗教的亲近。

 

 



这正是六0年代流行乐可以和青年亚文化运动结合的主因,流行歌曲作为一种民众/通俗文化,本来就能够塑造聆听者的集体认同,建构社群感,为社会运动提供凝聚的资源,不论是民歌或者是摇滚,强调的都不只是音乐本省,更是一种生活方式和实践态度。

 

于是,当迪伦愤怒地长出“这是什么感觉/这是什么感觉/你就向一课滚动不止的石头”(《像一块滚石》),一整个时代青年的彷徨与无奈都倾泻而出,而来自英国的滚石乐团(Rolling Stone)和谁人乐团(THE WHO),分别一I can’t Get NO Satisfaction 和 My Generation,来释放英美两地青年的的压抑。

 

摇滚乐促进人类历史上第一场青年文化革命,六0年代的反抗运动,则让这场青年文化“政治化”,让他们用各种方式去冲撞那个不正义的规则,或者是已然窒门的主流文化。


随后,1969年的伍德斯托克音乐节,用音乐与青年亚文化体现时代的精神:爱与和平,拒绝去冲击现有的规则!


六0年代作为音乐和社会变革结合的原乡,是人们吉他永远的乡愁与神话,让吉他作为年轻人主流表达器乐,继续感动一代代的年轻人


本站技术支持:一品排行榜